回到主页

有趣的互动装置设计

互动装置 公共空间 幻方科技

· 行业动态

本篇选取了科学装置、游戏装置、艺术装置设计案例。

izard研究所——伦敦

神经元舱

“神经元舱(Neuron Pod)”是一个醒目的长23米,高10米的独立结构,作为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怀特查佩尔(Whitechapel)校区的通用科学学习中央,已于近日正式开放。本项目位于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的Blizard研究所(Blizard Institute)内,延续了Blizard研究所理性的设计概念,并作为研究所内一个视觉焦点,向人们展示着研究所正在进行的振奋人心的研究项目。

▼神经元舱外观

建筑师通过三根支柱将神经元舱架高于街面之上,使得原先的地面空间仍旧可以作为公共空间,同时将舱体的荷载直接转移到街面之下的结构构件上。这就意味着在施工期间,街面之下的敏感医药研究实验室的工作不会被迫间断。神经元舱可以通过现有的水平无障碍步道进入。

▼神经元舱外观,三根支柱将其架高于街面之上

▼神经元舱外观局部,原先的地面空间仍然可以作为公共空间

神经元舱具有高度隔热的结构,因此,它有着非常低的冷热荷载。在现有地下空间不需要加固的情况下,单壳体结构所能承载的最大重量为25吨,因此本项目并不需要额外加建地基基础。

本项目所使用的单壳体结构是在车辆设计中常见的结构技术,同时其钢表皮也起着结构的作用,通过不同的厚度来减轻结构自身的重量,且减少材料的使用和消耗。建筑师在本项目中使用了一个空气源热泵和热回收透风系统装置,在一年的大部门时间内,它们都能够为舱体降温、同时产生可再生的热能。

▼神经元舱夜景,使用单壳体结构和钢表皮

来自Brick Lane基督教会小学的孩子们参加了一场关于“鼻涕、生病和结痂(Snot, Sick and Scabs’)”的互动式生物学科学教育流动,该流动由细胞研究中央(Centre of the Cell),即玛丽皇后学院(Queen Mary)的通用科学学习中央举办。而这一流动的举行,也标志着该中央正式对外开放。自2009年开放以来,细胞研究中央已经制定并推出了一系列独特的教育计划,旨在鼓励学生们将来从事科学事业,并让公家介入到生物医学研究中去,值得一提的是,迄今已经有超过180,000人介入了这个流动。

▼神经元舱夜景,表皮上配有灯光装置,营造出一种独特的夜间效果

神经元舱空间的演变过程令人期待也令人激动,我们但愿它能够为人们提供一个可以放任自己进行天马行空的想象的空间。 ”

。对我们来说,真正重要的是它增强了我们与当地社区之间的联系和互动。

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细胞研究中央主任Fran Balkwill教授说道:“神经元舱不仅能够激发我们的潜能,更能让来访的游客们受益匪浅。

神经元舱由已故的Will Alsop OBE RA教授于建筑事务所aLL Design设计完成,值得一提的是,建筑事务所aLL Design也是现有舱体和神经元舱旁边的Blizard研究的设计者,曾获得了众多设计的奖项。 神经元舱的外观设计灵感来自于神经细胞的图像,其室内空间的设计则受到其他细胞或分子微粒的启发,由四个小舱体组成。

▼神经元舱夜景及入口,

其外观设计灵感来自于神经细胞的图像

这个胚胎外形的结构是世界上首个位于运行中的生物医学研究实验室之内的教育中央。该教育中央致力于尽可能的知足各类需求,不仅晋升来访的客流量,更为一系列的科学类现场演出、实践研讨会、实验、讨论会、片子和展览提供了适应性的多功能空间。

▼神经元舱夜景局部,入口位于二层,

可通过一条平坦的无障碍通道进入

建筑事务所aLL Design的Marcos Rosello说道:“神经元舱展示了如何通过创造一个令人愉悦、同时具有极强的功能性的物体和空间来将创造力和艺术转化为建筑。 ”

神经元舱于2018年4月开始建造,需要将13件大型钢材焊接在一起,每件钢材都在泰晤士河边的Dartford Crossing路口进行焊接,甚至,鉴于某些钢材的尺寸过于夸张,施工过程中还邀请了警察进行协助和护送。非常开心此次能够与细胞研究中央合作,共同进行本项目的设计开发。

▼神经元舱夜景局部

除此之外,本项目还计划着通过租赁场地来为社区和企业流动提供场所。

2018年4月,在本项目开始施工之际,已故的Will Alsop OBE RA教授曾说道:“很荣幸也很自豪能够有机会为这个令人赞叹的机构奉献自己的一份气力。

神经元舱还将在晚上举办一系列新的成人创意研讨会,同时为针对14-16周岁的年青人的Key Stage 4和第六届学校访问流动提供场地支持,进一步改善了无障碍通道,此外,还有助于细胞研究中央为学习有难题的年青人制定专门的课程。 ”

他们致力于激励年青一代走上科学研究的道路,令人欣慰的是,至今,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效果明显。我以为新的舱体将有能力为年青人提供一种更加积极的空间体验。

▼神经元舱外表皮细节

我们的孩子们非常享受这种学习体验,同时还能够与科学领域内的专家们进行一系列互动,并从中得到灵感和启发。 ”

这个斥资200万英镑的项目的投资者包括惠康(Wellcome)、伦敦大学玛利皇后学院、Barts慈善机构(Barts Charity)、沃尔夫森基金会(Wolfson Foundation)、加菲尔德韦斯顿基金会(Garfield Weston Foundation)、布森慈善机构(Hobson Charity)以及戈斯林基金会(Gosling Foundation)等。

基督教会小学的校长Julian Morant说道:“科学类的课程在我们的课程设置中占据着至关重要的地位,而细胞研究中央刚好正在鼎力支持这类课程的开设。我们但愿他们能够熟悉到,他们可以将科学事业视作自己未来人生的一部门,并为之不断努力。此外,该项目设计和施工的介入者还包括Total Construction、Littlehampton Welding和AKT II等。 ”“最重要的是,这些机会进步了这些孩子们的期望,使他们有了更弘远的抱负——他们不再以为科学和医学都是与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了。

▼神经元舱室内,可以通过改变灯光的颜色营造不同的光环境氛围

Sally从小在伦敦的陶尔哈姆莱茨区(Tower Hamlets)长大,当时11岁的她在细胞研究中央开放后不久便进去进行了参观。

Sally说道:“通过参观细胞研究中央,我发现了科学的真正含义。八年后,她又作为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医学院的一年级新生回到了这里,今天,她作为细胞研究中央学生解说团队中的一员,向游客们讲述着自己鼓舞人心的童年经历。我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很喜欢科学,尤其是医学科学。 ”

我但愿这个新的建筑空间能够为更多像我一样的学生们提供机会,为他们提供一个鼓舞人心的体验。在那之后,我知道了自己将来的人生和职业规划,那就是进入医学领域。Beatrix公园——阿姆斯特丹

儿童游乐区

90年代RAI的扩建工程形成A10环路之间一条狭长的地块,并同时将Beethoven和St. Nicolaas Lyceum融入公园范围之内。该公园最老的一部门由Jacoba Mulder于1938年设计,展现了一种19世纪浪漫主义风格到二战后功能主义风格的过渡。除了知足0-6岁儿童的流动需要,该游乐区还吸引了良多大龄儿童。

Beatrix公园是阿姆斯特丹最古老的城市公园之一。这个被誉为“潮湿的河谷”的地方,实在是一条细长的水池,其邻近的山丘让公园景观集中于此,并将其打造成半岛景观。

跟着时间的推移,该公园逐渐深入到A10环路,西邻Beethoven大街,东接RAI会议中央。 Beatrixpark位于阿姆斯特丹南阿克西斯区,是城市中央与荷兰史基浦机场的战略性地区。在Beatrixpark项目中,设计师在该“半岛”四周的旧篮球场地上打造了一个多功能的儿童游乐区。

▼装置外貌

▼区位图

为了实现各种功能需要,该装置被分解成三个区域,并重新定义了其附近环境。装置一边一面完整的镜子,反射了附近的绿色。走近看,儿童游乐的身躯和路人的身影在镜面的映射下变得扭曲而有趣。设计在装置的第二个内凹处,置入了一个巨大的蹦床。第三个内凹处的球门,作为儿童游乐场的延展部门。而在装置末尾处的翘起部门,设计师加入了一个摇晃部件。装置终极创建了一个全方位的游戏空间,使孩子们可以在其周围及内部等各个地方玩耍。

▼画在装置一面的球门作为儿童活动的延展

▼配有镜子的一面反射周围环境

▼在装置内凹的地面置入巨大的蹦床

为了设计出既有吸引力的,又能知足游人闲游驻足需要的景观装置,设计师创造出一种有机的结构来知足更多游戏功能。儿童可以在装置中攀爬,以及悬挂滑行。然而这些游戏方式并不是显而易见的,它需要等待孩子们去发掘,并体会这种发现与探索的乐趣。

▼探索不同的玩乐形式

尽管该装置隐匿于树林之中,它淡紫色的外表光泽和特别的形态创造了一个地标式的公园景观,让这座古老的公园焕然新生。

▼微微发紫的外表让古老公园焕然新生

斯达德利皇家公园系列艺术装置——约克郡

位于约克郡的喷泉修道院(Fountains Abbey)和斯达德利皇家公园(Studley Royal Park),是世界上保留最完好的水上公园之一,这里曾经有着具有历史意义的植物和建筑小品——或者称为不切实际的有趣的形式。

在十八世纪,英国的水上花园通常有着有趣的设计。

这些雕塑作品的创作者是 Charles Holland,Lucy + Jorge Orta, Fleafolly,和当地的一名小学生 Foster Carter,这本身就是一件有趣的事!

野餐的游客会被没有提醒的喷泉喷到,或者无意偶然发现一些令人困惑不解的神秘建筑,例如露台或野餐厅。如今,通过同样异想天开确当代艺术装置重新诠释。

鹦鹉

绰号为鹦鹉的雕塑位于帐篷山,这里曾经是 “十八世纪风景如画的花园中有趣雕塑”的位置。 Holland 在这只鸟的头部设计了一种暗箱,为游客提供“新的、聚焦水上花园景观的视角”。

FAT Architecture 的联合创始人 Charles Holland 设计了一个木塔小品,这让人想起了格鲁吉亚精英们梦寐以求的异国鸟类。

凝视球

由 Lucy 和 Jorge Orta 设计的五边形钢结构使用现代材料还原 Rotundo 圆厅的形式,那是“早前在场地内发现的一种传统的爱奥尼小品”。

原来的作品通常创造透视错觉,这个同样命名的作品镜像了水上花园的球形传统视角,并将四周的八角塔呈现在倒影中。

浴室监听塔

小品建筑师 Pascal Bronner 和 Thomas Hillier 重新诠释了斯达德利皇家的原始浴场,直到19世纪这四周都有一处春天涌现的水池。他们确当代手段是通过一个集水器,用内部的喇叭来向路人放大滴水的声音。现代的结构短暂的收纳了年代久远的装置的声音。

云朵

Carter 的设计是由北约克郡建筑师学会从1800个入围的竞赛作品中挑选而出,他们但愿通过鼓励有趣的设计培养新一代有趣的建筑师。由11岁的 Foster Carter 设计的装置“云” 也践行了这一概念,平静地冲击了约克郡暗淡的天色。 斯达德利皇家公园过去400里对18世纪英国花园风格的使用依靠于一概念:景观空间应该对现有的天然前提作出回应。

幻方科技-互动装置定制专家

联系人:钱志先

联系电话:13861761828(微信同号)

邮箱地址:cynthia-qian@huanfangtech.com

地址:无锡市梁溪区清扬路7号联通大厦17楼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